亲爱的父老兄弟姐妹们,我们都是一家人。这两天我们都在谈到如何团结我们的宗教族群,来化解冲突,促进社会的安定和平,带给人类幸福美满的生活。这是个很严肃的大问题,怎样能够落实?在中国,古老的中国,这些先祖们他们累积的智慧、理念、方法、经验,告诉我们只有教育。教育,千万年来在中国都是摆在第一位,古籍里头记载的,「建国君民,教学为先」。从行政设施上,也是把教育摆在最前面,首相下面的几个部,教育部摆在第一。首相有事不能视事,这个就是由教育部长来代替,代理首相。这个理念一直到清朝末年都没有改变,清朝亡国,民国成立之后,这个理念就淡薄了,也可以说是逐渐消失了。这不但是造成一个国家的社会动乱,现在我们看整个世界,跟中国古人所说的完全相应。那我们要怎样化解这个问题?一定要恢复对古圣先贤的信心、恭敬心,认真的、努力的来学习。

文化是民族的灵魂,教育是文化的生机,我们从哪里做起?一定要从教学做起。在中国,自古以来,修身一定要有道德,才能够做到真正幸福美满的人生,身心健康。治家也要靠道德,道德有余,家一定会兴旺。我们居住这个地区、这个乡镇,古人说,道德能够成长,这个地区就是个示范的地区、最好的地区。如果我们居住在城市,这个城市,德一定要非常丰富,我们居住一个国家,居住在地球上,这个德一定要达到博大,普及不但是一切人,而且普及到一切众生,我们心量要不断的拓开。爱一切人也要爱物,花草树木要爱护,山河大地要爱护。所以,我们依照中国传统的这种理念,古人所讲的,安身立命,教学为先;创业、齐家也是教育为先;建国君民,建立一个政权,统治一个国家,还是教学为先。礼义之邦是我们念念所向往的,还是教学才能做到;稳定和谐是我们现前迫切需要的,也要靠教学。国丰民安,这都是我们现在所向往的。国丰,人民生活水平不断向上提升,这是现在做得有一些成就,但是人民的心不安。如何能叫人心安定?也要靠教育。太平盛世,长治久安,我们在经典里面看到,神圣之国,上帝这天堂,佛家讲的净土,讲的极乐世界,都没有离开教学。所以我们读到佛家的大乘经典,那是我们一个很好的榜样。
教学,我们似乎是很重视它,你看学校很多,师资团队人数也非常可观,为什么我们生活在这个世间不能够尽如人意?那就是我们的道德缺少了伦理。伦理是什么?伦理是讲关系,人与人的关系。中国把这个关系分为五大类,第一个是父子的关系,这是关系里头的根源,父慈子孝,这是义务,必须要尽的义务,做父亲的要爱护子女,子女要孝顺父母。关系里头这个基础、根本,再扩大为夫妇的关系,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,长幼的关系。它不说兄弟,说长幼,这个意思就非常之广;说兄弟是自己同父母所生的,讲长幼,这个关系就扩展到整个人类。比我年长的,要看作自己父母一样,比我小的,看作自己的晚辈一样,这是一家人的理念。末后一个朋友的关系,朋友两个字意思也很深,朋是同学,友是同志,友比朋更亲切,志同道合那叫同志。人类不出这五大类的关系。懂得这五种关系,就有尊卑、礼敬,自然也就形成了。我们对尊长会非常恭敬,有礼敬,对晚辈我们会很慈悲,爱护他们、教导他们,给他们做个好榜样。这是我们看到中国古代的社会。
这个里面,教育,现在我们没有伦理、没有道德,缺乏这个,没有因果教育。因果教育每一个宗教都讲,你做善因一定有好的果报,造作不善的一定有不善的果报,所谓恶报。人懂得伦理,社会就有秩序,就不会混乱;人懂得道德,就不会做坏事,做坏事所谓良心不安;懂得因果不敢做坏事,做坏事有不好的果报,有灾难。所以这个教育比什么都重要。今天整个世界社会动乱,原因是什么?我们的教育虽然很多,缺少了伦理、道德、因果的教育。这三种教育恰好宗教可以弥补,每个族群传统的教育都偏重在这三个方面,也可以弥补。
前年我访问梵蒂冈,陶然主教代表教皇,我们交流谈了六个小时,两天,每天三小时。讨论到这些问题,如何把宗教带回教育。因为他告诉我们,根据天主教的统计,最近十几年,全世界信仰宗教的人年年下降。他们很忧虑,如果这种情形继续下去,十年、二十年之后,这个世界上信仰宗教的人就很少很少。我们听了也忧虑,为什么?我们忧虑的不是说人不相信宗教,我们不是忧虑这一点;人把伦理、道德、因果完全抛弃尽了,我们忧虑是这个。所以我当时就提出来,每个宗教最初创教的时候,我们想到摩西、想到耶稣、想到穆罕默德、想到释迦牟尼,他们当时是怎么把教育兴旺起来的?有那么多人追随他,跟他学习,世世代代相传,传到今天还存在。在我们这一代产生危机了,为什么信仰的人愈来愈少,这原因到底在哪里?我们仔细去观察,当初创教的这些圣人统统都是教育家。用今天的话来说,他们都是多元文化的社会教育家,而多半都是从事於多元文化教育的义务工作者,他们教学不收学费,义务教学。不分国籍、不分族类、不分信仰,你只要肯想学,他真的热心来教你。所以形成了这个宗教,延续这么多年。我们今天想想,跟最初这些圣人来相比,我们把他们的教学丢掉了。
在今天,只重视宗教的仪式不够,仪式固然重要,说老实话,仪式是教学里头的精髓。但是这些东西人家不相信,人家说我们是迷信,他需要在讲堂上课。譬如说有灾难,我们用祈祷,用这些仪式,灾难化解了。我们相信,他不相信,他说根本就没有灾难,你们胡造谣言,用这个东西来欺骗人民,我们拿不出证据。所以在现前这个环境当中,一定要恢复教学,要把教学摆在第一位,每天跟大家上课,跟大家来学习。等他真正契入教学境界之后,他就相信仪式产生不思议的效果。同样一个道理,真正懂得教义,懂得这些理论,也能体会到神的心愿,这个仪式才能产生效果。也就是说,不仅仅经典教育我们要把它讲清楚、讲明白、讲透彻,而且要做到。神圣的教诲落实在我们的身心、落实在我们的生活、落实在我们的工作,落实在家庭、落实在社会,那就产生不思议的效果,才知道宗教教育的伟大。
宗教教育,依照中国文字来说,中国文字讲「宗」,它有三个意思,第一个是主要的,第二个是重要的,第三个是尊崇的,就是尊重、崇敬,尊敬的。「教」也有三个意思,教育、教学、教化。两个字连起来就是人类重要的教育,是人类重要的教学,是宇宙之间尊崇的教化,这个意思多好!每个宗教都符合这个定义,这是人类不能缺少的。缺少科技,我们生活比较不方便,没什么大关系;这三样东西缺少了,伦理、道德、因果缺少了,虽然有科技,科技会带来地球的毁灭,这都不是好事情。如果科技能够附属在宗教教育之下,这个科技是好的,给人带来是幸福的,不会带来灾难。换句话说,宗教教育还是最重要的,我们应当把这个事实真相普遍向大家介绍。可是在今天,我们丢失的时间太久了,西方科技文明开始之后,对宗教的信仰逐渐衰退、逐渐消减,到现在年青人不相信了。在东方,对於圣贤教诲至少也丢失了两百年,日本丢失了四百年,这是一个日本的法师告诉我的。所以今天恢复有一定的困难,我们不能不知道。用什么方法来补救?就是要做出榜样、要做出模范,让大家看到,他就相信了。
前些年我在澳洲,代表大学,代表这个地区参加联合国的和平会议,我第一次参加是在二00三年。先后参加了十几次,这也让我大开眼界,跟这些许多国家专家、学者能够在一起讨论这些问题。发现什么?发现现在对於社会安定和平没有信心了,这才叫真正的危机。二00五年我第一次跟马哈迪长老见面,长老第一句话问我,他说法师,你走过很多地方,也认识很多国家领导人,你看这个社会还会有和平吗?这个话问得非常严肃,说明我们对於和平已经没有信心,信心动摇了,这才是真正的危机。我当时回答他,我说如果我们能把四桩事情做好,和平就恢复了。他说哪四桩?我说第一个,国家与国家和睦相处,平等对待,第二个是政党与政党,第三个是族群跟族群,第四个是宗教与宗教。这四个都能平等对待、和睦相处,这个社会就和谐了。他听了我的话,表情很严肃,五、六分钟沉默说不出话来。最后我跟他说,是非常棘手、非常困难,不是容易事情,但是从宗教团结下手,可以做得到。一九九九年我住在新加坡,在新加坡住三年半,我们把新加坡的,那个时候九个宗教团结成一家人,像兄弟姐妹一样,新加坡的政府非常欢喜。今天我们有不少的朋友都在此地。这是我们已经做出来了,我们有信心。马哈迪长老听懂了这个话。所以今天,说实在话,要想拯救这个世界,化解冲突,促进社会安定和平,除了宗教这股力量之外,找不著第二种。
东南亚这些宗教领袖都意识到这个问题,所以大家手牵手团结在一起。新加坡是第一个,接著印尼、马来西亚、澳洲,这个头带得好!我们没有想到图文巴的宗教朋友们能够齐心协力,希望把这个小城做成全球一个多元文化和谐示范城,这个好事情!这个愿望我知道,市长他在就任的时候,我们见面,第一次见面他就谈到,他很想把图文巴打造成一个和谐示范城。所以我们谈得很投缘,我们的想法是一致的。没有想到这个能够变为事实,那就太难得了!不但是救我们自己,救国家,拯救了整个世界。
从哪里做起?要从教学。我去年,第二次访问我们本笃教宗,我去主要就是谈论这个问题,希望教宗能够带头。教宗跟我同年,老了,真的是老了。他身体不如我,我感觉到他心有余而力不足,但是我还是鼓励他,还是希望他在梵蒂冈做、在罗马做。罗马那个小城不是太大的城,用这个地区做个实验点,将天主教的精神、天主教的文化,天主教的这种教学跟生活方式,能够在这个地区做出来,让大家进入罗马就看到天主教的精神、天主教的文化。他一带头,我们就会相信,我们每个宗教都想找个地点来做一个圣城,这个好,这让全世界人大家看到,对於宗教的信心才能够生得起来。光是讲,这个教力量很薄弱,一定要做出榜样,让他亲自来看到,他相信了,他就来模仿,他就想做了。所以今天的教学,拿出真凭实据这比什么都重要。
二00六年,我们在巴黎教科文组织总部办了个大型的活动,介绍我们过去在汤池用中国传统文化打造一个小镇,做成功了。在二、三个月之前,联合国那边的朋友写信给我,希望我们再去办一次活动,我看了很欢喜。我说我再去,没有东西给人看到,光凭口说人家还是不相信。所以我很感谢他们。如果图文巴我们这个城市做出成绩来,我就告诉他,我可以答应他,我们到联合国再做一次活动,宣传图文巴的成就,让全世界的每个国家都知道图文巴。像上次一样,他们驻联合国的大使、代表都愿意到图文巴来看、来考察、来观光、来学习,好事情,大家就有信心了。这是确确实实有必要,我在香港听到这个信息我就赶紧来了,希望大家努力。
伦理我们明白了,讲关系;道德,什么是道?什么是德?在中文字汇里头,道是讲宇宙的本源,万物生生不息的能量,今天科学里面讲的能量。能量从哪里来的?那个根源称道。一切运动的规律,像星球在太空当中,星系的运动它有规律的、有秩序的,我们把这种规律、秩序用一个道来代表它。德是什么?德是道对外面的表现,一切精神、物质现象,包括自然现象。五种能量,这是古代中国人把它归纳为,仁,仁是爱,爱人。这个爱是最根本的能量,你看每个宗教都以这个为中心,能量的泉源是爱心。爱心是本能,这是上帝赋予一切众生的最根本的原始点,就是爱心。所以在《圣经》里面我们常常看到「神爱世人」、「上帝爱世人」,《古兰经》里面说,「真主确实是仁慈的」,佛法里面讲「大慈大悲」,这宗教。
宗教教育就是慈悲的教育,就是仁慈、爱的教育,它跟中国传统的教育根源是相同的。中国传统儒释道,它们教育的原点就是亲爱,五伦里头第一个父子有亲,亲爱。教育的目的是把这个爱发扬光大,从爱自己,人一定要自爱,人不自爱怎么能爱别人?自爱就是爱自己那个爱心,这个很重要。要把这个爱心发扬光大,爱人类、爱宇宙,不但爱这个地球,所有的星球、星系一切众生没有一个不爱,为什么?我们原本是一个生命共同体。大乘经里面说得很清楚,整个宇宙跟我是一个共同体。这在能量,能量的根源就是这个。所以在中国传统文化,这个五种能量把它摆在第一,实际上其余四种能量就是这个能量的延伸,它起的作用。
第二个是义。义,我们起心动念,对人、对事的思考,一定要依据爱心、依据风俗习惯、依据道德,包括国家的法律,不能违背。所谓是合情、合理、合法,你思考问题的时候一定想到是不是合情合理合法,违背了一个都不可以做。三个都能相应,你才认真去做去。这是义,义的意思。
第三个是礼,礼很重要,礼是我们这种爱、敬表现在人与人的关系上,所以一定要有礼貌、要有礼节。中国自古以来,从上古一直到现代,对於治理国家的一个重点,它分五个阶段。上古时代,在中国讲三皇,那个时代治国是用道,道是无为而治,像中国老子所说的,「无为而无所不为」。到五帝,人口多了,思想比较复杂,从道衰退了到德,五帝以德治天下,还能够遵循道的概念。但是到三王,三王是夏商周,这三代大概有一千八百年的样子,夏四百年,商六百年,一千年,周八百年,一千八百年。在这个时代他们用仁,就是仁爱,以爱心来治国。周朝末年中国社会动乱,所谓春秋战国,动乱四百年。这个四百年不讲爱了,讲义,也就是讲合情合理合法,连打仗都要讲这些东西,很奇怪的事情。
秦始皇统一中国,他没有遵循祖宗的教诲,完全用法律、严刑来处理这些事务。所以十五年亡国了,这中国朝代寿命最短的,十五年就亡国。汉取而代之,汉四百年,汉武帝就用国家的行政命令,规定用礼治国。这个行政命令可以说延续到清朝,两千年。中国人讲礼,礼义之邦,这个话就从这来的。人不可以没有礼节,礼节不能够轻易疏忽,疏忽,如果家庭疏忽了礼,这个家会衰败,本身要疏忽了礼,你的品德修养会下降,不会提升,这个习惯不能够养成。所以一定要守礼。守礼,这个人决定是守法,守法的公民在任何国家政治制度之下都称为好公民。礼,道德仁义,礼是最基本的一个能量,这个能量丧失掉之后,社会就动乱了。今天我们处在这个时候,社会动乱,我们知道,古人两千年前就讲到了。我们怎样从动乱再恢复到安定和平?我们一步一步向上提升。我们今天提升道德不行,太高了,决定做不到,我们提升什么?提升礼。从礼再提升到义,这样慢慢向上提升。今天这个使命,确实这是上帝赋予我们的,赋予宗教,宗教的信徒要能够体会神圣的教诲。从神圣教诲里面,从礼开始,我们把自己的爱心恢复。
佛教给我们团结宗教,团结族群,团结一切众生,用什么方法?用四摄六度,确实是好方法。我们过去在新加坡团结宗教,有一天曾士生部长,我想很多人都认识他,跟我在一起吃饭问我,他说法师,你用什么方法把这些宗教团结起来?我说我没有方法,佛经里头有方法。他很惊讶,佛经里头有什么方法?我说佛经有四摄法。这四摄法是什么意思?用现在的话说,公共关系法,佛教给我们的公共关系法。第一个布施。这个布施是什么?就是送礼,拜访、送礼。所以布施跟六度布施一样,但是意思不一样。中国人讲礼多人不怪,所以我们主动到每个宗教去拜访。宗教他们都有很多的事业,办的孤儿院、老人院、养老院,伊斯兰教还办的有学校,办的职业学校,做的有很多事业,我们一定要帮助他们。我是每个宗教送十万块钱,这一份礼,帮助他,我们这个关系就建立了,以后就常常往来,互相学习。
我每个宗教的经典我都非常认真学习,他们欢喜。我进他们的宗教,拜他们的神,拜他们的上帝,我尊敬他们的经典,人家看到欢喜。不能排斥,不能有我这个教你说是异教,不可以,我们是同,没有异。我们相信,古时候交通不方便,资讯根本没有,人与人之间太多老死不相往来。神要教化这些众生,不能不分身,不能不化身。所以分身、化身每一个族群、各地区建立起宗教,其实一个真神,我是这么个想法。我在日本开会,也是联合国的和平会议,我参加了两次在日本,在泰国是有一次,第一次在泰国。顺便去看日本一个老和尚中村康隆,我跟他见面他一百岁,难得!在日本大概是佛教里头地位最高的。我去见他,他告诉我,全世界宗教创始人统统都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。我完全同意他的说法。我离开的时候,他的学生,有个桥本,是他的一个老学生,送我出门。告诉我,他说法师,我们老和尚从来没有说过这个话,他怎么对你说出这个话?我说我们心有灵犀,感通。所以老和尚,真正有修行的人,见解跟普通人不一样。对於所有宗教平等的恭敬、平等的赞叹、平等的学习,是一不是二!
每个宗教都说他们的神是造物主,造物,这物是一个,是那些神大家开会合作一起造的吗?我相信不是,我相信只有一个真神,化身、分身无量无边。所以,每个宗教经典都是我们应当要学习的,你才真正了解真神的意思,他对於不同的族群、不同的文化他怎样教法。细心去观察,他的方向、目标完全是一致的,百分之八十相同,不相同的少数,百分之二十。那是什么?那是他们当地生活习惯不一样,他们的居住环境不相同,历史文化不一样,从这上有一点差别。这是小事,真正方向目标是一。天堂在佛教就叫极乐世界、叫华藏世界,是一不是二。
所以这个五种能量属於德,然后再延伸出四维、八德,这个五种能量就是五常,延伸为四维、八德,这里头有因果感应。道德遍宇宙,遍太空,以及遍万物,无所不在。中国古人有句话说得好,道失掉之后还有德,德失掉之后还有仁,仁失掉之后还有义,义失掉之后还有礼,仁义礼智信,礼失掉之后之后还有个信,信用要没有了,就全部都毁掉了。所以道德最根本的基础,最低的底限就是信德。你看我们现在问题严重,现在信心没有了,这就是道德连最低的底限都要沦陷了,这还得了吗!现在的人你去问问,有几个人相信自己?不信自己,不相信父母,夫妻互相都不能相信,父子不能互信。对社会哪个人可以信?没有了,神也不信了。
所以今天到这个地步,真的是难!我们的上一代还有信心,到我们这一代,信心危机出现了。那怎么样?统统要拿证据来看,没有证据没有人相信。那就是我们必须把神圣的教育,就是经典,把经典里面的教诲,我们身体力行做出来给人看,他才会相信。现在人不孝父母、不敬师长,中国传统文化教学的依据就是这桩事情,孝亲尊师。我们从自己做起,我的父母都不在了,可是我们每天对著父母的像,每天都要去行三鞠躬礼。我们的老师,老师的像也供在我们摄影棚里面,我们在学习的时候,学习之前向老师行礼,下课之后也向老师行礼。这为什么?教孝、教敬,教人相信父母、相信祖宗、相信老师,不是别的。对父母、祖先不相信,祖先、父母遗留下来这些教训你不会接受,纵然有好老师教你,因为你没有信心,你学不到。
我们自己信心丧失掉,可是有外国人有信心。上一个世纪,英国汤恩比博士,这是世界上知名的历史哲学家。他曾经说过,解决二十一世纪社会问题,只有中国孔孟学说跟大乘佛法。中国人没信心,汤恩比有信心。我访问伦敦,去参观剑桥大学、伦敦大学跟牛津大学,这三个学校都设有汉学系,是欧洲汉学的中心。我跟他们的同学交流,跟他们的教授交流,我就提出这个问题,你们英国人说的,你们对他都很熟悉,他讲的话是真的吗?真能解决问题吗?大家看著我,都面带笑容,不说话。我停了很久,没有回音,我反过来问,难道汤恩比的话说错了吗?他们也不说话。我说你们很聪明,既不反对,也不承认。最后我就提出我的看法,我说我想汤恩比没有说错,而是我们把他的话解读错了,所以你们不敢说话。
怎么解读错了?提起孔孟,你们一定会想到四书、五经、十三经这一类的,对!这些东西,他们现在拿这些东西写博士论文,很熟悉。提起大乘佛法,你会想到《华严》、《法华》、《般若》这些大经大论,这没错。为什么你们不敢承认?这些东西是孔孟、大乘的花果,你们看到了,这非常之美,这是精华。这些花果从哪里来的?从枝条上长的。枝条从哪里来?枝从干上长的。干从哪来?干从本上来的。本从哪来?根,下头还有根,根是活的,你们有没有想到根?没想到,真的没想到,从来没想到过。你们只知道摘花果,你们不知道这棵树的根本。
我说根是什么?儒家的根《弟子规》,一千零八十个字,道家的根《太上感应篇》,一千七、八百个字,佛家的根《十善业道经》,大概也不到一万字。这三个东西你们从来没想到过,真的没想到过,这三样东西是儒释道的普世教育。普世教育就是普遍教化人民的,人民都能够学会了,这个世界就太平了,问题马上就解决。我说你们这个花果,那是专家学者学的,那个当然不行,人民用不到,太高了。那是高深的哲学,属於科学,少数人去研究的。普世教育重要,就是我们讲的伦理、道德、因果,这是基本教育,从这开始,从这三个根开始。我说他的话没讲错。今天如果要把这些东西详细宣讲也很费时间,现在也要抓纲要。我们要问,孔孟是什么?用最简单的,我用四个字来答覆,孔子一生主张的是仁,孟子一生主张的是义,用仁义就能代表孔孟。《论语》里头有句话说,「夫子之道无他」,讲孔夫子,「忠恕而已矣」,一个忠、一个恕。我说用这四个字代表孔孟,「仁、义、忠、恕」,这四个字能解决问题。
仁是什么?爱人。真正爱一切众生的心,来帮助社会,来帮助这个世界,真正希望这个世界,人人把爱心发挥出来,爱的世界,仁慈的世界。义,是个讲理的世界,前面说过,合情、合理、合法。忠,我们用心没有偏心、没有邪念,这叫忠,不偏不邪,心要端正、公平来处理事务。恕是饶恕。今天我们丢失了祖宗的教诲,丢失了神圣的教诲,是很长的时间了,不是短时间。在中国就两百年了,在外国是两百年以上,丢得太久了。所以今天人做出许许多多不应该做的事情,就是犯罪的事情,统统饶恕他,不要追究。为什么?你追究,这些人为了个人自己的利益,他那个团体也很大,他要来反抗,又造成社会的动乱,社会不能再乱了。所以统统饶恕他,不要追究,过去做错了一笔勾消,从今天起,大家一起来学神圣教育,这就好了。无论干什么坏事,五逆十恶、贪赃枉法,统统一笔勾消,都不要再提了。要有饶恕众生的心。大乘也用四个字,「真诚、慈悲」。我们提出这八个字,这就是汤恩比所说的孔孟学说、大乘佛法,简简单单八个字。
去年,陆克雷先生来访问我,就是陆克文的哥哥,他也跟我谈到这个问题,如何能够恢复社会安定和平。我就把这八个字讲给他听,他很同意。一定要原谅别人的过失,为什么?他不知道,他才犯过失,他要是受过这些教育,不会,不可能。不懂,犯过错的时候要原谅,好好的认真一起来学习。今天学习,科技发达,不难,我们真能有个五、六十个好老师,我们这么多宗教,每个宗教都有五、六十个好老师,天天讲经教学。用卫星向全世界播放,大家都能够收听,这个世界我相信一年就恢复正常秩序了,不难。一年的教学,社会可以安定,冲突可以化解,世界可以和平。这么好的工具,要好好的利用。我自己教学,一生都做这个工作,没有空过过,五十四年。我二十六岁学佛,三十三岁开始讲经,五十四年,一个人在做。我用电视、用网路,用网路大概将近二十年,用卫星十年,才产生这么大的效果。如果有个五、六十个人来做,你说那个效果多大!每个宗教来做的时候,这个社会很容易恢复正常,不难。我们要有信心,我们自己没有信心,怎么能叫别人有信心?我遇到人都劝大家,我们要建立信心。
参与联合国和平工作的这些专家学者我非常佩服,他们的心地都非常善良,都是好人,都对这桩事情非常关心,找不到办法!所以我们把这些年这些经验提供给大家做参考,他们闻所未闻,以前没有听说过,也没有想到过,真有效果!在全世界听我讲经的,有人告诉我至少有三亿人。我说大概没那么多,最高的估计差不多一个亿,不可能有三亿以上。我们的节目是不要收费的,我们所印出来的那些书籍、光碟这些资料,没有版权的,流通方便。要有版权,我这个人的习惯,我看书,人家送我的书,我翻到最后看版权页,他印的「版权所有,翻印必究」,我不看。人家问我为什么?他心量很小,他把自己的利益看得很重。心量很小,他的见解就不会广大,不要浪费我的时间。中国自古以来,没有人提到版权的,提到版权那多丢人的事情。版权从哪里来的?从教科文组织来的。我到巴黎开会我才晓得是他们提出来的,这个不是好事情。这是什么?商业行为,拿著知识来贩卖。知识不是贩卖的,知识是无价的,应当普遍宣扬,希望大家统统都来学习。
所以,老子讲忠信,孔孟讲忠恕,佛家讲慈悲,我们要向这些圣贤学。《圣经》教我们爱世人。我在日本有一个基督教的好朋友,石井牧师,他也是大学教授。我在日本访问,我们两个人曾经做了一次五十分钟的访谈,在日本电视台。他问了我十几个问题,最后他提出一个难题来问我。他说我们基督教心量比较小,没有包容别人的心,他说法师,这个问题怎么解决?我说这个问题在《圣经》里头。他说《圣经》里面?哪一段?我说《圣经》有没有讲「神爱世人」?有。「上帝爱世人」?有。我说那就解决了。他很茫然,怎么解决?我说上帝爱世人,你知道吗?上帝爱我。他眼睛瞪起来。因为我是世人,上帝爱世人,我是世人,上帝当然爱我。我说可能上帝不太喜欢你。他说为什么?我说你爱上帝,不爱世人;我爱上帝,又爱世人。然后我跟他解释。
上帝爱世人、佛家的慈悲,都是抽象的概念,上帝怎么爱世人?佛怎么慈悲?这个要懂得意义。我们做为一个宗教徒,做为一个神的使者,神职人员,一定要把上帝的爱落实在我们身上,用我们代表上帝去爱世人,这就对了。每个宗教徒、每个神职人员,都把上帝的爱放在自己心上去爱世间一切,这个世界怎么能不美好?以后我们就变成好朋友,我到日本,打电话他就来看我。上帝要我们这些信徒干什么?代表他,把他那个爱发扬光大。要不然上帝是个抽象的爱,一般人得不到。所以一定要明白这个道理。
中国古圣先贤他们懂得,他们在一生当中提倡,报人之德,不报人之怨。别人对我有一天的好处,我永远记住他,永远感恩他;他对我有一千天的不好,我把它忘记干干净净,我只念他那一天对我好。我们的心纯净纯善,中国人讲良心,这心是良心,良心不能够变成别人的垃圾桶,那就错了。别人干的不好的事情你全记在心上,你的心就变成别人的垃圾桶了,错了!聪明的人、有智慧的人不会干这个事情。我们的心里只装神圣给我们的教训,只有神圣,没有其他杂的东西,这才对。即使要装也装别人最美好的东西,我们要好好跟他学习,决定不能装别人不善的东西。所以报德不报怨。神圣不会跟任何人对立,别人跟我对立,我跟他不对立,就对立不起来。
分人之过,不分人之功,别人有过失,我可以承当,别人有功德,是他的,我们赞扬。这是神圣的德行。今天社会提倡竞争,竞争不是好事情,竞争产生了无尽的流弊。传统文化里头都主张忍让,彼此都能够忍让、谦让、礼让,问题就解决了。大家都竞争,这个社会不能不乱。竞争往上提升就是斗争,斗争向上提升就是战争,今天的战争是核武、是生化,是人类的毁灭。所以再不能去教小孩竞争了,小孩教他竞争,他一生可怜。在中国几千年来教小孩,儿童扎根教育,要让,就是要教让。小孩不懂事的时候,忍让,一定听父母教训。慢慢长大了,他懂得了,就谦虚,谦让。成人了,在社会上他懂得礼,礼让,礼是讲究让的,不讲究争的。
人这一生最重要的是提升自己的灵性,因为人不只这一生,还有来生。这一生很短暂,来生很长远,要著重来生,长远的这一生,不要重视这一生。这一生有机缘接触到神圣的教诲,应该修养道德、提升灵性,这是最聪明的、最有智慧的。生活清苦一点,好!清苦的生活是健康的生活,我二十六岁接触到佛法,知道素食的好处,素食的好处是我自己觉察出来的。因为在没有接触神圣教诲之前,我们在学校里头,讲求卫生,卫生,保护自己的生理,吃东西要干净,要选择。我在伊斯兰那里学到的卫性,伊斯兰的饮食不但要卫生,要保护很好的性情,性情不好的东西不吃。在佛法里头就学到慈悲,不但要保护性情,还要保护慈悲心。所以我那个时候开始素食,我说素食是卫生、卫性又卫心,保护慈悲心,我就选择这个。我这素食今年六十一年,没有生过病,任何医院没有我的病历,没有进过医院,健康。吃东西少,不要吃太多。
古人教给我们,佛也是教给我们,吃东西五分饱就够了,决定不要超过七分。七分就很饱了,要是很饱的话容易得病,愈少愈健康。心要清净,这个属於养生之道。饮食是能量的补充,我们的能量消耗,有消耗很大的,有消耗很少的。过去我在台中学经教的时候,我的一个老师李炳南老先生,这个老人大我三十九岁,也是祖父辈的,他每天吃一餐,几十年了。他告诉我,他大概是三十多岁开始的,日中一食,一辈子,而且吃得很少。我在那里跟他学经教,也学他的生活方式,我也吃一餐,试试看。我吃到第八个月我才告诉他,我说老师,我现在也学你一天一餐。他说怎么样?身体感觉?我说很正常。他桌子一拍:永久保持下去!为什么?一生不求人,生活简单一点点就够了,人到无求品自高。
真的,我发现,我向他老人家报告,我说能量的消耗,应该是百分之九十消耗在妄念上、妄想上,对我们平常工作,无论是用心还是用体力,消耗都不大,最大的消耗量是妄念。所以妄念少,你的营养需要就少,一天一餐够了,省好多事情。早晨不需要吃饭,晚上也不要吃饭,好!省事,你多出很多时间来。没有妄念,我们学经教,天天想的是经里面的教诲,我自己应该怎么好好的学,我如何介绍给别人,这个有一定的好处。不能勉强,如果我们的妄想很多,你要学日中一食,对你身体就妨碍。心要清净,愈清净需要就愈少,愈清净愈有智慧,很多东西我没有学过,可是你一说我懂,我一看我就懂。智慧跟知识是两桩事情,知识是要去学的,智慧不需要,智慧跟知识能够沟通。
是不是时间到了?还有一分钟?好,还有一分钟。所以这一点养生之道,今天我要贡献给大家,尽量要减少妄念。现在世界动乱,地球灾变很多,所以传递的信息也非常之多,这些信息不管从哪里传来的,不能完全相信,不一定可靠。只可以做参考,不要他教我们这样做就这样做,那你就吃亏上当了。一定要用智慧,最好还用我们宗教经典来解决,这最可靠的,决定没有问题。相信神,相信经典,相信先知,这比什么都重要。大家没有信心,我们有信心,有信心的人有福了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